•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合作媒体

  • 联络方法

组委会新闻中心:
地址:中国厦门市思明区湖滨北路108号振业大厦8层
邮编:361012
电话:+86-592-2859861、
              2859859
传真:+86-592-2859864

  • 在线咨询

张小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邮件

国际展览业协会UFI认证展会
 

2013国际投资论坛:产业变革专题(文字实录)

    
发布者: linshi
     时间:2013-9-9 17:51:00

 

  当前,全球以数字化、信息化、多媒体互联等为代表的新一轮产业革命正在兴起,社会正从一个“以计算为主”的时代进入到“以数据为中心”的时代。我们正在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的速度,去获取更大量、更丰富的数据,这就是“大数据”——每天产生250亿亿字节的新数据。论坛将通过触摸到依靠数据开拓全新商业模式的先行者们、他们的梦想和雄心,找到这些影响未来产业格局的革命性力量。
直播预告:2013国际投资论坛将于9月8日在厦门开幕,9日上午9点将在厦门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主题为“创新驱动与新一轮产业革命”的专题论坛。中国网络电视台对此次论坛进行现场直播,敬请关注。
主持人陈伟鸿:这么多的关注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大家一定对未来充满期待,2013你到底关注一些什么?其实看到刚才的短片,我自己也在想我在这一年关注什么,说实话我现在已经不再关心我出门带没带钥匙,那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带没带手机,每天浏览新闻最关注的是手机,比如还有很多事,比如中午订没订饭,或者订没订机票或者上网购物,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若干年前很多人说起这样的体验觉得太小众了,但是现在已经成为我们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必备,生活真的发生很大的改变,但与此同时我们是不是已经不如到别人预设好的圈子当中呢,到底谁在预言我们的未来,这样的预言把我们引向何方,今天马上开始这一样场《对话》,我们马上请出我们今天《对话》重量级的嘉宾,掌声有请。第一位是通信行业的专家,中国移动前任董事长王建宙先生,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先生,还有微软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贺乐赋先生,两位外国朋友坐下来再为大家一起做介绍。中国观众对刚才我介绍两位中国嘉宾一定非常非常地熟悉,那今天这两位外国嘉宾他们是谁?我们请他们自己来做一个介绍,好吗?来。
贺乐赋:非常感谢,非常感谢邀请我来这里。
维克托:我是维克托,我很高兴能来这里。
贺乐赋:我是贺乐赋,我是微软大中华区总裁董事长。
主持人:他是贺乐赋。我们欢迎来自微软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贺乐赋先生。微软缔造了一个时代,所有桌上的电脑都给你们息息相关。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外国嘉宾,他已经第二次来到《对话》现场,刚才我们握手说很高兴又一次见到您,来,请您做一下自我介绍。
维克托:非常感谢邀请我来这里,我是维克托,我是牛津大学的教授,我合著了《大数据》这本书。
主持人:我看到现场很多观众眼中发亮了,原来他们看过这本书,今天终于见到这位作者。四位上场我都给你们一个定义,说是未来生活的预言家,我不知道这个定义会不会准确,王先生你觉得我用这个名字来定义你们四位,你能够认可吗?
王建宙:谢谢,刚才伟鸿说得很好,但作为我本人来说,还说不上是个预言家。
主持人:他们都很谦虚,但是我知道其实你们都已经成功地预言过未来的很多很多东西,而这些东西都已经成为了现实。你回忆一下,你曾经预言过的趋势,有哪一个是在今天已经成为现实的?
王建宙:比如说4G。
主持人:4G时代。
王建宙:当人们刚刚开始使用3G的时候,在业界就开始议论了,在3G以后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通讯手段?所以那时候就提出要有4G,那时候叫LTE,也就是尝试眼镜的一种方式,那么没有想到这个尝试眼镜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就实现了,所以说今天4G已经在全世界各地已经热火朝天建设,有很多地方都已经商用了。
主持人:这的确是地地道道的预言,而且已经变成了现实的一种憧憬。那贺乐赋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曾经有过什么样的预言,今天可以让我们看的到它已经是事实,无论是你,或者是微软。
贺乐赋:我觉得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有机会来做,在德国负责微软的业务,当时第一代的云计算开始进入市场。当时大家不太了解云计算究竟是什么意思,甚至有一些人在怀疑它的翻译是怎么翻过来的,是什么意思。当然不是我预测的云计算,但是我当时就能预知到这应该是IT行业的人三四年前就一直在探讨着重要的话题,2009年宣布了云计算时代的到来,后来它变成我们标准的术语,标准IT业务一个重要部分,我觉得这让我很兴奋,这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和社会。
主持人:几乎难以想象,我们今天的这个时代可以被称之为云时代,因为它当中包括了微软曾经预言过的云计算等等这样一些新的技术,坐在我身旁的维克托先生更是有很多预言,在他《大数据》这本书当中都曾经写到过,你自己得意的预言是什么。
维克托:我想我做得最好的预言就是五年前写《大数据》这本书,再往前推的话,差不多是25年前,我开始相信,25年前我开始相信,我当时开始做一个企业,我当时还在学校读书,我当时看到了一个新的现象,叫“计算机病毒”,我的公司就是来设法通过一些方法来消除计算机上的病毒。当时还没有变得很严重的这个病毒,但是25年之后病毒成了计算机网络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我当时的预测是对的。
主持人:他属于边工作边钻研的一类,既把钱挣了也把未来给预测了。贺主任,您身旁这三位他们对未来有很多预测,你觉得从您的角度来看,他们三位当中谁更像预言家,看起来?
贺铿:都很像的,但是对大数据的这个预言,在五年之前就写了这本书,因为我是搞统计的,我觉得这个《大数据》的这个时代,它会给统计在方法上带来一个革命性的变革,我最佩服这个预言。
主持人:其实说到统计跟中间是有内在的关联吧?
贺铿:有很大的关联。因为的理论《大数据》的理论改变如何获取有用数据的思路和方法,在模型建立方面,也与过去统计模型根本不同,所以对于未来的统计很可能成本更低,得出的结论更准确。
主持人:今天我们要在现场请您来统计一下也来预测一下,刚才我们在外采过程当中听到普通老百姓2013年的关注,今天有三位业内人士坐在这儿,你觉得他们个人关注更可能聚焦在哪一个领域?待会儿我想问一问他们三个人在2013年生活当中的关注聚焦在哪里,你来做一个统计式的预测。太难为贺主任了。
贺铿:这个对我确实有点为难,但在我看来,因为我是搞经济的,不是像他们搞具体的技术这样的专家,在我看来他们二位这两位外国朋友其实做的是同一件事,云计算和《大数据》是不可分的,包括互联网这都是不可分的。去掉一个,另外一个就很难以成立。我们移动的老总他搞4G,3G我还没有用得很好,他4G就出来了,所以我很佩服他。
主持人:真有点应接不暇。我们其实非常好奇,深处在这个时代变革当中的他们应该是站在潮头,我们刚才听到这一切,他们在各自生活当中又关注一些什么呢?贺乐赋先生,2013年你生活当中最关注什么?我刚才说了我最关注我有没有带手机,您呢?
贺乐赋:我想这是IT的角度来说,最大的趋势就是IT技术的趋势的变化,比如说我们讲大数据,我们讲云,我们讲到移动,讲到社交媒体,所以说我们非常感兴趣看到的就是这些趋势怎么变化的,以及这些趋势对于我们个人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我想这是第一个我非常关心也是非常想了解的,就想了解这些IT技术如何能改变人们每天时常生活的行为,不是每个设备,更多的是我们更多消费大数据的信息,以及如何消费,以及产生产品,这是我们所用力思考,也就是在我们走过行业的时候,那么与政府,与人民,与国家进行合作所需要考虑的问题。
主持人:这更多是站在公司的层面,如果回到你个人生活当中,你个人生活当中某一方面可能因为云计算时代的到来,因为大数据时代的到来而有一些改变。
贺乐赋:我想最大的一个变化,我的家庭吧。那么我现在不知道谁来用我的设备,就是每个家庭都用我的东西,我想谁用我什么东西了,所以我想就是在什么时候能够分享我们的数据,比如说北京一些我们在拍照片,那么这些私人的数据来怎么进行传输,这是我在生活当中过去一年半所关心和担心的事情。
主持人:接下来得问一问王总了,如果我们坐在这儿说,要评选一个手机达人的话,毫无疑问王总是当之无愧。王总跟手机打了那么长时间的交道,今天我们不该问您手机的问题,但该问您平时身上带几部手机?
王建宙:平时带两部,如果在办公室或者其它情况可以有五部同时开的状态。
主持人:在家里两部,在卧室两部,在工作两部,总共不超过十部。这么多手机让你看到移动互联时代都有什么样的变化?
王建宙:确实如你所说,我们见证了发生变化的时代,那么IT技术、移动技术、互联网技术给我们生活带来了很多变化,我本人又更加荣幸一点,我参与了这个过程。从2G、3G到4G,我想我们的IT技术,我们移动和互联网技术,首先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们每一个人生存的方法都已经改变了,就像我们今天用电子邮件取代了所写的书信,用数码的摄影替代了以前的胶卷。那么我想随着4G的发展,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它对我们生活还会带来更大的影响。那么另外,它对整个行业也带来很大的影响。
王建宙:这次厦门论坛大家讨论价值链的问题,从行业来说,新的技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会给整个产业界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主持人:这种变化可能是革命性的变化,而当革命性的变化还没到来的时候,我们其实怦然心动,但又有一些困惑存在于其中,就像刚才贺主任所说,我们3G还没有体验好,4G就已经来了,但是现在还有人也在2G时代当中没有进入3G,我们在现场做一个调查,今天包括我们的媒体朋友他们报道都用了手机、移动互联网,现在在使用3G的请举手。来,贺主任统计一下,一眼扫过去应该是多少?
贺铿:从举手情况来看应该接近90%。
主持人:那剩下10%可能是2G的用户,2G的用户在哪里,就你不是3G的用户。大家看,坐在王总后面这位先生手举得很低,就好像在这个时代没用3G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是吧,来,我们给你一个话筒,你悄悄地躲在了已经迎接4G时代王建宙先生身后,是你在用一半的G,2G。
主持人:您几乎是我们现场的唯一了,找你找得很艰难。刚才那么多人都在举手,都在使用3G,那作为2G一个使用者,你最羡慕3G的人,羡慕他们什么?
观众:随时随地可以上网,因为上网是工作和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主持人:你带着两部手机,难道是1G不成?
观众:我刚才3G也举手了,因为我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在一年前我是只用2G,后来我觉得没有3G活不下去了,所以我只好又买了一个3G,但是2G用得也蛮顺手的,至少它没有很大的数据安全问题,3G有可能我在各种做一些网上购物的时候,会担心个人信息随着3G网络悄悄流失到公众里面去,所以我担心。
主持人:刚才说了一句非常形象的话,没有3G我快活不下去了,但是4G又来了,你没有赶上4G,真能活下去吗?
观众:我想看到4G这里面我怎么活。
主持人:4G怎么活,你稍微憧憬一下4G会让你怎么活呢?
观众:我一直看着是王总的眼神,我很想看到迸出惊喜,我很想看到4G活出不一样的自我。
主持人:谢谢你,还有哪一位对4G有期待的,有吗?你觉得在4G到来的时候,你可以跟3G做一个对比的话,4G时代的到来会让你拥有什么样的不一样的生活?
观众:一起床来杯咖啡就来一杯咖啡。
主持人:煎鸡蛋就来煎鸡蛋。
观众:比如网上购物,就来了,比如参加栏目,比如参加《对话》,给我来一套什么服装,明天就到了。
主持人:这挺有想象,谢谢你。
观众:还有3D打印怎么连接到这个系统里面。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再找一位憧憬一下,到底3G跟4G相比到底有什么样革命性的不同?这边有人举手了,来。
观众:王总你好,在场各位嘉宾好,我是觉得就是像我们现在,当我们还没有遇到3G的时候,我们总是很憧憬,就像当时的日韩他们会用一些视频聊天,那我们觉得3G应该可以把这个视频聊天,可以支持得很好,但事实上我们觉得,其实现在这个3G网络,其实可能我们通过一些技术软件也可以实现,但是效果并没有我们想象这么好。那我觉得说。
主持人:你觉得不好体现在什么地方?
观众:比如说比较卡,因为我们可能用到的时候,比较多的还是要通过WIFI无线网络来支持。
主持人:看得出来他是聊天爱好者,每次跟别人聊兴正浓的时候,如果出现卡壳的时候你会抓狂吗?
观众:手机应该马上会死机。所以我觉得手机应该会实现这一点,至少会非常流畅。
主持人:再来一位,刚才有人举手,看看大家跟我们说过的有没有共鸣,如果没有的话,你可以再补充,刚才这边有哪一位举手了吗?是我看错了吗?好,来。
观众:各位现场所有观众朋友大家好,我就是想了解一下目前使用3G的话,我个人,还有我身边的朋友还没有达到一个叫视频实时聊天的这样一个状态,我不知道4G网络一旦实现之后,这种功能可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然后流量费用会有怎么样的下降过程?
主持人:最好是免费。
观众:对。
主持人:这么多人都对4G抱有期望,我觉得应该让王建宙先生来给我们做一个专业的解答。
观众:可以,非常期待,谢谢。
王建宙:刚才各位对4G的这种描述以及以一种期待都说得很好,那么4G确实能解决刚才各位所期待解决的问题。
主持人:真的吗?我们要眼见为实,你给我们示范一下。神奇的4G时代就要出现在我们眼前了。
王建宙:今天我拿了4G的手机,这就是4G的手机,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上面有4G的信号,这上面有4G的信号。
主持人:大家一看有点失望,4G时代的手机跟3G长得没什么区别,没有革命性的外观变化。
王建宙:是的,这在4G应用的第一阶段,它是在原有3G的智能手机的基础上把这个速率加快了,但这个速率加快它也能解决刚才我们所说的视频卡不卡的问题等等。我想我们可以先在现场来演示一下,一个是实时的视频的观看,一个是视频的下载。那么毫无疑问,它的速率比3G至少要快10倍。那么我现在就做一个演示。
主持人:你这句话让那位爱聊天的小伙子不知道有多高兴,至少要快10倍,我们现在看一看。
王建宙:现在看一个视频实时的观看,使用方法跟3G一样的,那么我们先找到一个网站,我们找到一个网站。那么我们想今天是《对话》节目,我们就找以前的《对话》节目这些视频。
主持人:谢谢您,您经常看《对话》节目吗?
王建宙:是,昨天晚上还看了,昨天晚上也谈的也是IT方面的问题,非常好。那么现在就是,我刚才打开了一个视频的网站,我现在把它横过来。现在我们想看一期《对话》的节目,这是《对话》节目,这完全是实时的,不是一般的展览会的演示,完全是实时的网络上的,就用的是中央电视台的节目源。现在我开始,现在我开始播放了。一点都没有停顿,大家完全没有感觉到这种缓冲的时间。
主持人:不需要任何的缓冲,我就出现在各位的眼前了。
王建宙:好,刚才大家说卡不卡,卡是肯定不会卡的,那我还可以往前拉,大家看拉的时候有没有缓冲,你看,没有任何的缓冲,我再拉,没有任何的(卡),我还可以拉回去。
主持人:稍等,大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维克托先生。世界真奇妙啊。
王建宙:好,大家看我把这个拉回去,你看。
主持人:这个流畅度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我建议大家在特别夸张的“哇”一次,因为刚才的速度之快,超乎了我们的想象。来,一,二,三。
观众:“哇”。
王建宙:这是视频实时观看的演示,如果有时间的话,还可以表演一下下载。
主持人:这已经成为表演项目了。这个下载其实以往我们会有些烦恼,有些痛苦,因为根据网速有的时候会下得很慢,一个电影要花很长时间。
王建宙:那么下载也是效果很好,我现在下载一个短片,那么现在因为我们所有的网站电影,大家说能不能下载电影,电影因为它的网站都限速的,所以限速表现不出来,但是我们可以下载一些短片,短片是没有限速的。
主持人:我们来一个高速的。
王建宙:我们来下载一个短片,我随便下载一个,这是关于西藏的一个短片。
 
主持人:贺铿先生来猜测一下,这个西藏的短片下载需要多长时间?来,用你的想象力。
贺铿:30秒。
主持人:《大数据》的作者维克托先生你的预测,多长时间?
维克托:我其实跟刚才这位经济学家的意见一样。
主持人:看看他俩这次是不是预测对了?
王建宙:我现在开始下载。我先选一下,好,我选中了下,在这儿已经出来了,现在我下载。
主持人:如果真是30秒的时间还有点长。
王建宙:开始了。
主持人:开始了,开始了,看到那个蓝色的标了吧?
王建宙:好,我现在播放,这不是很大,大概是30分钟的视频。
观众:“哇”。
主持人:哇,怎么样?厉害吧?
王建宙:因为我也不太清楚,我是随机选了一个关于西藏的,这就是下载的,刚才确实没有几秒钟就下来了。
主持人:对,您随机选,也不选给贺主任一个面子,弄一个30秒钟的,结果您3秒钟就下来了。
王建宙:刚才有一个拼的时间,选了一下子就出来了,这不会太长,但下载真的是很快,我可以肯定地说它是比3G至少快10倍。好,谢谢。
主持人:这会我觉得可以让贺铿先生来发表一下感想,4G时代本来也是你憧憬但今天没有触摸的,今天我们在现场看到4G时代一个体现,它的神速远远比你的预计还要快很多。
贺铿:确实没有想到有那么快。因为我用3G下载过一些东西,常常十分钟都下不来,很长。所以我就是大胆的预计了一下30秒,没有想到它不要30秒,但是这里也要说,它是下载的对象是比较小的。
主持人:好,这句话为贺主任扳回一成,下载的数量是比较小的,维克托有没有预测到下载的数据这么快。
维克托:我错误了,我犯了一个错误,我想的是欧洲的速度,在欧洲一般来用手机,3G的速度也是非常非常慢的,我真希望我们能够有中国4G的速度在欧洲也能用得上。
主持人:4G时代的到来的确让我们看到很多的变化,对于产业变革来说,也会特别吸引我们的眼球,其实这些天天大家都特别关注几个新闻,比如说微软收购诺基亚手机的业务,这些业界巨头突然以他们的方式终结他们在这个产业当中曾经的辉煌,我觉得确实很让人唏嘘不已,到底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快退出历史的舞台,要远离自己曾经的辉煌,这当中到底有什么样的原因呢?贺乐赋先生您的分析是?
贺乐赋:我觉得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觉得这个行业的趋势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如果大家看一看速度,就是网上的这种下载速度,它跟这个趋势是可以相类比的,因为这些速度可以极大的改变公司的业务。
贺乐赋:最近我们刚刚宣布我们要从软件技术类公司转为服务型做设备的公司,大家觉得对这我们来说迈出一大步。但对我们来说我们在软件行业做了三十年了,对我们来说也是在推进行业的变革。大家可能看到刚才在王先生展现4G的时候,太像一个小孩子,很兴奋,对我们来说4G的时代可能更加的复杂,因为4G的技术会改变大家对我们技术享用的这种胃口和习惯。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很多的公司在改变,因为行业改变速度太快了,趋势改变太快,而且这些趋势你很难跟上它的步伐,每天都在变,就像我们现在很多一些国际型技术公司,他们的变化实在太快了,我们都赶不上。
主持人:对你来说,如果这样的变化,我们微软错过的话,那我们会遭遇什么样的一个未来?
贺乐赋:我是这么想的,在微软,我们其实觉得未来应当是很辉煌的。因为我们现在看到,我们有一些新的业务在不断地发展起来,就服务业这块,消费者,尤其终端消费者他们想提升自己的服务。比如说可以分享照片,可以看视频,拍视频,可以进行视频会议。还有定位等等的服务,我们的梦想就是我们能够和诺基亚谈判,然后把诺基亚订购到我们的大家庭里面来,像诺基亚手机业务我们称之为小的硬件设备的业务,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把我们的软服务和收购来的硬件整合到一起,就像大家开汽车,你的手表、你的眼镜、你的手机、你的电视、游戏设备,所有这些硬件设备如果可以和我们的软件可以实现无缝连接,可以在这些硬件上实现你的个性化需求,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就这个趋势在驱动着我们走向美好的未来。
主持人:看来微软的未来是打算软硬兼施,那么这样的软硬兼施到底会不会让我们看到一个真正的巨头延续它的辉煌,我们可以在稍后再进一步的探讨。我们还是看看这些倒下的巨头,我想问问王总,当诺基亚手机业务被收购这一刻,这个新闻传来你会不会觉得替他们挺惋惜的。虽然今天收购的对象就坐在你的身旁,也是你的朋友,但会不会为曾经的巨人倒下有点遗憾?
王建宙:刚才你讲了,这场变革来得很猛烈,表面上看起来它是很温和的,但实际上非常猛烈。那么一方面它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这个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另一方面,它对这个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有的甚至是颠覆。那么在今天没有一个企业作为长胜将军,就是在1G、2G、3G、4G、5G,没有一个企业在这个时代都是领先的,所以很多的。
王建宙:在当初,我们不说远的,就是在2G时代非常辉煌的企业,到现在人们几乎已经听不到它的名字了,有的被收购了,被兼并了,有的甚至破产了。那么我想,无论是这些企业的变化,包括有的破产了,有的被收购,被兼并了,这些事情都是很正常的事情,那么只有一点,哪一个企业如果它能够坚持创新,它才有前途。所以,我想,所有的企业都通过各种的方式来改变自己,来适应这种新的变革。
主持人:我觉得在新的变革潮流当中,被淹没的这些企业他们其实也曾经给我们带来很多美好的回忆,像刚才我们提到的诺基亚也好,或者是宣布破产的索尼也好,他们的产品,无论是技术,引领潮流的技术,或者是外观,给了我们很大震撼的外观,都是在那个年代那么让我们心动的一个电子的时尚产品。但是今天他们似乎已经被后来者全部都追赶上了。所以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我的理解是有的时候可能大众的消费体验已经超越了技术,它成为你能够引领这个时代的一个重要的力量。因为人们越来越看中这样一种体验。不知道这样一个观点对不对?
王建宙:对,其实我们看到有的企业已经衰落了,甚至破产了。我们看到今天有很多很辉煌的企业,但是这些都不会是永久的,如果你不创新的话,很快就会发生变化。那么刚才说了4G,我还想补充一下,今天我刚才演示的4G,实际上在3G的智能手机的基础上把速度加快了。但其实我们还需要完全能够适合4G的这种速度的新的手机、新的业务。
王建宙:那么记得刚刚3G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问我一个问题,什么叫3G?什么叫3G?大家都不明白。后来智能手机出来了,大家“啊”明白了,3G就是上网,这个现在谁都明白了。那么今天我碰到很多朋友也都问我,什么叫4G?4G有什么用?那么我们从专业的角度来说,4G就是速度加快了,就是4G。但是普通的消费者还不明白,那么这个就对这个创新者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我相信在不长的时间之内一定会出现一些新的移动设备,谁拿起这个设备,手上一举,旁边人就说这是4G,我们期待这样的产品出现,所以我们觉得还是充满机会的。
主持人:这样一个新产品,除了技术引领之外,我们刚才所强调大众消费体验,在这当中也非常重要,如果这两者有了完美的嫁接,它可以讲我们未来的生活引领到一个什么样的轨道当中来呢,我们不妨来体验一下指尖上的全新的感受。
主持人:当我们看到那位大妈都有她自己移动攻略的时候,你呢?其实这样一个革命性的潮流,不管你是否做好了准备,它已经呼啸而来了。刚才在我们看这段短片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在当中找到很多对应,我看到维克托先生一直在微笑,可能当中很多应用跟你是完全契合的。你能告诉我们在一天24个小时,或者因为用这样一个时代的到来,我们可以把它变成25个小时的时候,哪些应用是你在生活当中最常用的?
维克托:我觉得到2020年的话,我们就会实现完全大数据时代。就像您问的在未来最经常会用到的一些应用就是个性化生活所需要的一些应用,尤其是智能手机的应用。我的身体的功能可能会通过手机、移动网络进行监控,一旦有什么感染,有什么身体不适我都会通过手机得到警示,然后这个信息会和手机库进行对接或者咨询相关专家,从而获得正确的用药和其他治疗。现在我们在用药还处在黑箱子阶段,因为现在用药信息还不够大。随着我年龄增大,我觉得会很期待生活更久,通过手机的应用让我们的寿命更长。
主持人:看来手机对每一个人来说都非常地重要,你当说到手机对您生命健康重要意义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刚才短片里出现一个画面,一个姑娘拿着手机拍自己自拍的时候,脸上的痘痘瞬间都被涂抹没了,这样的美图功能都面带微笑,他们想如果没有它怎么活呢?所以这样的技术生活在这个时代是非常幸福的。但作为业内的专家,王建宙先生有没有预测过这个时代会如此快的到来,还是您跟贺铿先生一样,都有点觉得它来得太快了,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王建宙:确实,不光是普通的消费者,就是我们业内人士也没有想到会发展得这么快。刚才说了,3G出来的时候,业内人士都在讨论我们需要有一个未来的东西,那那时候说未来,其实我们想那时候说的未来,可能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所以把LT的名字就取作长期眼镜。后来由于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我们说数据出现爆炸式增长,现有2G、3G、WIFI都没有满足大数据时代增长的需求,所以把这个未来的产品提前了,根据统计,到今年8月份,全球已经有202个LTE的商用网络,这个不要说十年前我们没有想到,五年前也没有想到。
主持人:是,这没有想到还包括之前我们提到巨无霸公司突然倒下,到今天你终于可以确认他们的消失不是愚人节开的玩笑,而是实实在在落在这个时代潮流之后,很多新的应用和体验都是通过手机出现的。您作为手机达人,您曾经对手机有过一些比喻,能不能给我们回顾一下,包括今天对你而言手机是什么?
王建宙:因为工作,因为自己从事这个职业,所以第一我自己很爱好这个手机,我只要看到有人在拿手机,我就觉得很快乐、很愉快,任何场合我就看到有人在使用手机觉得很愉快。
主持人:所以今天来到现场,你看到他们就像自己亲人一样,他们都用手机在发微博、发微信。
王建宙:真的有这种内心感觉,因为职业要求,我在很多地方呼吁大家使用手机。我记得很多年以前,我参加达沃斯会议,我再一次会议上说手机是瑞士军刀,各种各样的功能可以集成在一个设备上。
主持人:您强调的是集成的概念?
王建宙:对,大家觉得有道理,我记得当时达沃斯一个简报,关于电信和IT简报上还把我这句话作为一个标题,作为简报的标题。后来觉得这样还不够,后来又过了一年,我又在达沃斯关于移动通信一次讨论会上,我说手机是人们器官功能的延伸,既然是器官功能的延伸,那么全球每一个人都会有手机的。那么大家觉得也有道理,也有道理。
主持人:人人必备。
王建宙:对,那么后来我还是想再找一些语言来描述手机,但是移动互联网出现以后,那么就再也找不到有什么更合适的语言来描绘手机了。
主持人:这个时代都让您为难了?
王建宙:是。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网上有一组照片,这组照片的题目叫做“移动互联网毁了这一切”,它是不同的照片,有的是在举行婚礼,有的是在旅行,有的在聚会,有的是宴会,有的甚至是在看电影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玩手机。那么它说“移动互联网把这一切全都毁了”,当然这是自嘲的一种说法。那么看到这一组话,我就觉得已经不需要任何语言去告诉大家手机有什么作用了。
主持人:移动互联的时代的确改变了很多,甚至改变了在传统互联网时代巨头的形象。其实在PC时代,毫无疑问,所有人崇敬的目光可能会投向微软,比尔盖茨在创建微软的时候有一个梦想,希望全世界每一个人桌上都有一台PC机,在PC辉煌时代微软差不多做到这一点,实现了这个梦想。但是可能大家都没想到移动互联时代突然间一叶来袭,我们PC黄金时代有人说一去不复返,今天是很好的探讨。贺乐赋先生您觉得,在今天转身追上PC时代难不难,您会一战到底吗?
贺乐赋:您谈到PC这个领域的转变,它带给我们什么样一些影响?您提到一种矛盾的状况,就是一方面是功能的延伸,另一方面毁坏了一些东西非常有趣的是比尔盖茨在拉斯维加斯,是在2000年的会上,他讲到了消费者将面临使用不同设备上、不同服务的这样机会,我不记得当时是聊的5G还是3G,还是什么时代。但是在2000年的时候,作为一家公司其实已经认可到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同的设备上,不同的一些体验的重要性,就是手机应用效应的重要性,我们后来就有了智能手机。因为现在这个行业,我们可以举行业的例子,大家看到有很多的像6寸的、8寸的甚至更小的智能手机。我们的愿景就是沿着这个线继续走,维克托给大家讲得是非常极致的一种状况,我不知道智能手机还是PC会不会是提供就那种正确的体验,但是我知道我们在当今确实有不同的一些技术和硬件设备,它们当然在不同场合满足我们个性化的需求。
贺乐赋:我再讲一个例子,大家去潜水,你想在水里面看电影,你想在上面享有个人生活的一些应用。今天是可以实现的,你可以通过一个手机设备跟4G连接起来,潜泳的时候可以这么用。同时在踩自行车的时候,你在踩着脚拐在前行的时候,通过4G的技术你可以把手机跟这个信息连接起来,让这个汽车更有意思。
贺乐赋: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去爬长城,还在看着一些视频。当时我是在一个,在玩着一个机器,这时候他那种在长城的感觉,让我感觉好像我在长城。我们看到PC市场有一些困难,但是我们能够看到有很多不同的型号的机型为大家带来不同的服务,能够改变我们每天的生活。现在我已经不再读报纸了,现在我们是在智能电脑上来读书,我已经不再买书了,这是一个新的生活方式。
主持人:所以对贺乐赋先生来说,阅读维克托先生的书是通过移动终端来读的,这的确是这个时代最让我们震撼改变之一了,当然你需要在中国这片大地上来实现你刚才所描述这一系列的梦想,和微软一起在移动互联再创一个新的辉煌。但是我知道,最初公司让你到中国来的时候,你好像还有过一些犹豫,其实贺乐赋先生在欧洲微软市场做得非常棒,所以也许是这样的原因,公司把你调到中国来,你们猜他跟当时的老板说什么?猜不到,他说:“干吗让我去中国呀?”这句话我一直存有一个好奇,是你不喜欢到中国来,或者你害怕到中国来,或者你觉得这个市场可能不像欧洲市场那么好做,不能延续你的职业辉煌。今天你要在我们的节目当中第一次揭开这个谜底,好不好。
贺乐赋:我不知道这个是谁跟你说的这个事情,这个其实不完全是这样的,我当时是在德国,我非常喜欢在德国生活、工作,我非常喜欢。而且在德国,我在德国公司做得还是比较好的,我们德国是美国之后第二大市场。在那之前,我是在巴黎,和我的家人在那里工作和生活,当时我负责欧洲,一部分欧洲的业务。然后他给我打电话说:“怎么样?去中国吧。”我想这样谁都会觉得,为什么让我一下去,把我放到中国去。所以当我仔细考虑前因后果的话,我和公司老板讨论的时候,当时感觉中国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市场,能够让我们的市场产品,而且带给这里的消费者,这是我们公司的理念,就是来帮助人们来实现他的梦想。那么在中国我们能做很多很多这样的工作,我希望,因为我做得工作还是可以不错,而且我有欧洲的国际经验,而且也在几个国家市场都做过,在德国也是很大的市场。所以希望,老板做了一个临时的决定,我能在中国也做得好,能够让中国人民来消化、吸收我们微软的一些产品和理念。这就是我给大家做的解释。
主持人:但是现在毕竟不是PC时代微软一统天下的时候,当你派到中国来的时候,也有一些人发表这样的议论,比如说他的前任是中国人,都没有办法在中国市场做得那么好,一个老外,一个德国人派到中国市场来,难道就可以带领着微软做出一些特别好的成绩,做出特别好的业绩?面对这样的议论,你自己心里肯定有压力,但有没有过忐忑?
贺乐赋:没有,我觉得应该是鼓励,是来自中国的欢迎。就是我是非常好奇,就是我非常有意思,大家非常了解我以前在欧洲做的工作,这个大家非常了解。我们是帮助人们,帮助大家了解,就是我也会开始理解在中国这么大的地方,有什么样的机会。因为中国有很多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需要了解的东西,我们怎么样来帮助这里的消费者,有很多需要做的工作,但这是一个。同时还有一苹果ios个政府的帮助,政府的介入,所以我们会给大家非常好的产品。最后,怎么说呢?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你是有一个非美国的护照,代表美国的公司,美国的公司来中国工作,所以这个关系很有意思。所以说,最好能,一共有三种文化来带到一起来做。所以以前我在中国做得非常好,我们也非常感谢政府和客户对微软一直以来的支持。
主持人:其实你发现大家不仅仅知道你过去在欧洲做出的辉煌业绩,而且对你个人也有很多的了解。你刚才也透露了一下,其实一个非美国护照的人帮助美国公司在中国做着他们做大做强的一个梦想。其实你本人身上可能也会有很多的特质,与众不同,所以让你的老板决定把你派到这儿来。为了验证这一点,我们来请贺乐赋先生给大家展示一个随身必带的东西,不是手机,是名片,我想让大家看一下他的名片,然后用各位的火眼金睛来瞧一瞧这个名片有什么样不一样的地方。
贺乐赋:我们公司只有一部分人能有铂金会员的标志,非常感谢。
主持人:我收到的一张微软的名片,就跟刚才贺乐赋先生给的不一样,他没有LOGO,不是俱乐部的会员。能不能告诉大家,在微软公司有多少人可以有像你这样的名片?
贺乐赋:这是每年给一些人,有一些人能获得,取决于销售业绩,每年有一些人有机会终身享有这个名片的标志。
主持人:基本上是销售冠军才有机会拿到这样一张名片,你觉得你在中国市场上有可能帮助你继续长期持有这张名片吗?
贺乐赋:那么中国的团队是非常强大的,这完全取决于我。我非常荣幸能够有这样一个大的团队。去年我有机会能够又雇佣了15个人左右,而且现在我所说的6月份的时候,有200多个人帮助,政府和私人的客户,为什么他们能加入微软?因为他们的梦想在这里能有很多成功,也有很多朋友,那么我想要为另外一个梦想而努力。
主持人:您带领微软在中国市场上的业绩表现,未来可能数字会说话,但今天我们想现场检验的是您另外一个水平,我听说您到中国来,一直都在努力地学汉语,不知道这个水平进展如何?而且还有一个秘密,我们的贺乐赋先生基本上是一个半专业的摇滚歌手,看出来了吧?
贺乐赋:这个不知道。现在这是一点小事情,被大家说得都很大。
主持人:这就是移动互联时代的特点,再微小的东西也可能在瞬间放得很大。我们今天想检阅你的汉语水平,检阅你的摇滚水平可能花很长时间,不如二合一,来一个汉语的摇滚版让大家感受一下怎么样?
主持人:至少秀一下。
贺乐赋:就别今天了,今天就算了行不行?咱们下次录节目的时候,然后再秀一下好不好。
主持人:在商界上驰骋的这位精英,在我们现场表现得非常的害羞,以至于害羞到现在都低下了头。好吧,我们就不让他秀他的摇滚范儿,也不让秀他的中文了,但至少得告诉我们,你对中国市场真的那么了解吗?你觉得如果要来描述一下中国市场的需求,你觉得它会是什么样的一个需求?
贺乐赋:很显然,这是最难最难的一个问题。就像刚才王总也讲到过的,我想从我的观点来讲几句,我不知道中国市场,首先这是要讲的。因为中国市场总在变化,而且无限大,总在变化,我怎么做呢?就是我希望至少能够了解中国市场,在未来是怎么样变化的?给大家举一个例子,以前有移动互联变化,比如说4G如何来影响中国,这些变化我们需要了解。那么上周我有机会和政府部门进行交流,想了解一下,能够了解政府未来的农村发展的一些想法。那么这些是我现在需要了解的,就是政府是怎么考虑的,如何来规划的,如何通过技术来保证这些农民能够获得更多的信息,能够获得更多高质量的问题,能够有更加好的服务。
贺乐斌:而且还有很多教育市场,中国现在与其它地方教育市场是不一样的。我们了解这些,有很多项目在上海和其它地方,有很多项目我们想了解,有中国新的学习方式的变化。另外还有一个,对我来说,就是我这样一个职位,就是很多产品是在中国,是中国人来开发的,是在中国头一次进入市场的,我们的硬件、服务器等等都是在中国来生产的,第一个全球的。所以大家可以想像,我们可以第一个在中国人开放的市场,包括欧洲、美国的市场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的云服务,有移动运营商的服务,我们支持云的服务,我们可以落地的云,在中国的云的基础设施的落地,我们也投了上千万美金在上海和北京,来保证人们能做电视会议,能做4G,能够运营,因为我们有最大的视频网站是在这个技术之上有4G支持的。
贺乐斌:所以我不是说我想讲我了解中国,我熟悉,并不是这样的,但是人们的需求我们是在倾听的,我们是在倾听中国的需求,我们也在不断地支持中国。那么作为一个公司在中国的领导,那么能够有什么想法或者说解决方案等等如何解决。所以我想讲的是,我对中国并不知道,但是我现在是每年用一个月的时间来倾听知道大家的想法,从微软的角度和大家合作。但是我希望客户还是非常尊重我们的,消费者也非常喜欢我们,政府也非常尊重我们,非常喜欢我们,能够在过去两年我们也有两倍的增长,这也是表明我们听到更多的倾听客户,倾听客户所带来的成绩。
主持人:人:贺先生,我们看到两位业界人士,他们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如何抓住革命性的浪潮,如果不被这个浪潮所抛弃。但实际上在您的分析当中,这种努力当中最重要的要素是什么?因为有那么多曾经辉煌的企业,在我们越来越离不开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渐行渐远,最后都见不着身影了,那今天他们都觉得这个时代到来了,他们做的准备足够吗,你觉得?
贺铿:他们的准备是不是足够,他们自己最清楚,我不好评价。但是他们所谈到的这些对我有很大的触动。原先很有名的老的公司、老的企业垮掉了,我认为并不是为它惋惜,主要是总结为什么垮掉。我们很多情况就是不总结过去、不总结失败的经验,这是非常不好的。我想它们垮掉最重要的原因,技术不创新。技术跟不上去。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信息化时代,信息化时代是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常常有这样的话来形容。从刚才的短片来,我们这个时代的变化真是太快了,可以用到中国一个成语——瞬息万变,是这样一个时代。所以在这么一个时代,就必须认认真真地创新,就必须钻研新的技术支撑,没有这个做支撑,那就不可能创造先进的信息产品。而且企业一般一个是产品要创新,技术上要创新,另外就是管理的创新,有的垮掉可能不一定是技术多么落伍,但是管理落后,这都不行。所以他们所谈的这个微软也好,中国的移动也好,他有没有充分的准备,我看就是在企业的管理方面和产品的技术方面是不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主持人:确实像您说的,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是很多新技术正在革掉好技术的命,这种革命似乎每天都在发生,大家看到网络购物可能已经对传统的零售造成了非常大的一个冲击,而你在网上购物所使用类似支付宝这样的一些支付方式,其实也对传统的银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再比如说今天很多人感兴趣的3D打印技术也对传统的制造业带来了很大的冲击。这种冲击换句话说,恐怕都可以称之为一个革命。我们想问一问,在座的几位,你们如何来看待这种新技术,他们真的是传统技术或者一个旧时代的掘墓者吗?真的同意贺主任刚才的观点和判断吗?维克托先生。
维克托:我想,所有的在人类的历史上,我们都看到事情在不断地发展,不断地变化。唯一永恒的就是变化,所有的行业都会消失,我们现在已经有汽车了,以前的马已经没有了。那么这些变化都是人类的本性,我们需要,首先不要害怕这些变化,而是应该拥抱这些变化。
主持人:在这些变化当中,我们看到的这些新技术,会不会成为一个新时代的重塑者,我们可以拿一个例子来说话。我再问一问王总,您现在一定使用微信对吗?
王建宙:对,我本人没有使用,但是我周围的人几乎全部都在使用。
主持人:那您为什么会成为这其中一个例外呢?我觉得微信现在被大家称之为是一个革命性的、即时通信的产品,是因为你觉得他们挑战是你原来所在的行业?
王建宙:因为我使用飞信。
主持人:还好,可以有选择,那你觉得像微信或者飞信这样的技术,当然我觉得飞信跟微信是不同的,微信可不可以看成飞信的升级版呢,你觉得?
王建宙:可以这么说,因为我觉得微信是很好的产品,我可以谈一下,微信它吸收了飞信和微博很多的优点,把很多最现代的一些应用都结合在里面了,所以很快就吸引了很多用户。
主持人:除了你说的这个优势之外,对我们普通用户来说,还有一个是便宜,它可以省了短信的钱,对不对?但是对运营商来说这是心头之痛。
王建宙:虽然这个费用减少一些话音,减少一些短信,但是如果微信发展多的话,但是微信对数据流量带来增长,这是没有冲突的。
主持人:花钱还是花。
王建宙:它促进了流量的增长,这对运营商是很重要的事情,微博也好,微信也好,虽然有一定的替代性,但从正面来说更多带来了流量的增长。
主持人:现在不仅有微信,还有类似的易信,这些新产品的出现你认为会成为传统领域的掘墓者吗?会颠覆原有的产品吗?
王建宙:不会,任何新的产品不会说只是支持了一部分企业,它应该说对我们完全可以形成一种多赢的局面,那么刚才说了有替代性,但是又有新的增长的机会。但是你说有没有巨大的冲击?有没有巨大的变化?有,那么最大的变化是对这个价值链结构发生了变化,对整个生态系统发生了变化,这是最大的变化。那么就以电信行业跟互联网行业来说,我觉得现在移动互联网已经带来了新的价值链,这个价值链可以说有三个部分组成,这三个部分不能说谁是中心,三个部分都很重要。
王建宙:第一部分,网络连接,这是基础,你没有网络,你其它的事情都是不可能的。那么这个网络连接,包括3G,包括4G,包括WLAN等等,这块将会是非常重要的基础,以后也会是这样。第二块是移动设备,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手机也好,PAD也好,这块我们把它单独做一个价值链的部分,因为最终是通过手机,通过PAD来体现各种互联网和移动网络的功能。所以这块机会也非常得大。第三块那就是机会最大的,就是在线服务,有了手机,有了网络,如果没有服务也是没有用的。那么在线服务,它在价值链结构上发生了根本变化。今天OTT的出现,所谓OTT大家很关心,OTT是利用技术网络提供者所提供的网络,但是它完全可以独立的运营,它不受到网络提供者的限制和管理,完全有一整套运营的系统,它已经形成新的产业,这个产业我觉得发展的潜力是非常非常大的,它不光会成为一个产业,甚至会成为无数的产业,比如中国移动电话的用户11亿多,接近12亿了。那么任何一项服务只要有10%的人来使用的话,那就是1.2亿,1.2亿的服务它足以成就一个新的行业。所以说在线服务这块几乎非常地大,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那么4G时代到来,又给在线服务带来了新的更多的机会。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共赢的一个时代。
主持人:您觉得您会不会过于了乐观呢?
王建宙:我觉得我每次都是过于保守。
主持人:贺铿先生您的判断呢?像王先生刚才对危机这番分析,是属于保守派还是乐观派?
贺铿:他的分析从他的地位和专业来讲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新的通信技术无疑是要颠覆旧的通信技术的,不颠覆是不可能的。中国有一句话,“长江后浪推前浪”。所以说对于移动来讲,最重要的还真是要站得更高,要创新,要面对现在这一些挑战。否则的话,那可能像诺基亚一样也有可能的。
主持人:大家都笑了,王总您觉得他的这个判断如何?
王建宙:从居安思危的角度来说,那是非常对的,这是任何一个企业都需要这么来考虑问题的。那么我刚才说了,我们再回到运营商这个角度,我已经从中国移动退休了,我不代表任何一个运营商,但是从这个行业来说,我可以说一下。刚才说的价值链三个主要部分,第一个部分是网络连接,网络连接主要应该是由电信运营商提供,以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但是光是把这块网络连接要做好,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比方现在都说数据爆炸性的增长,那么我们看几个统计,根据的统计,现在美国每一个手机,每人每月的使用量大约是800兆,欧洲要少一点,欧洲每人每月400兆,我们国家的情况是什么样?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资料,今年1至6月人均使用流量是122兆,如果跟欧美相比的话,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就是巨大的潜力,所以今天有了3G还要搞4G,它会有巨大的市场,这是我对价值链第一个部分,我觉得运营商有很大得失长。第三个部分,刚才说的在线服务,今天要以谁为中心已经不可能了,OTT的出现打开了一个新的百花齐放的局面。但是运营商也是有所作为的,运营商因为他跟用户的关系是最近了,那么他也一定可以能够开发出一些具有它的特色,它能够干得特别好,而其他OTT不一定有这个特点的这种业务。这个挑战不光是中国的运营商面临的,就是国际上的运营商也面临着这个问题,但是我还是有信心的,我觉得运营商也是可以开发出具有它的特点的在线服务的。
主持人:其实在我看来,任何一个行业的巨头,他们每天都会被放在舞台最中央的聚光等下,让所有人去评头论足,去关注它的过去,去思考它的未来。其实坐在你身旁的贺乐赋先生有同样的感觉,微软也同样如此,微软曾经的巨无霸,Windows系统是非常牛的系统,但进入互联时代有一些数据让我们对微软有一些担心,这个数字来自于互联网数据中心,2012年第三季度的统计,在安卓系统占据全场智能手机长份额75%,而苹果ios只占14.9%,但是微软却仅占2%。所以很多人担心微软的辉煌会不会止步于移动互联网,这个数据似乎给我们带来这种不祥的预兆。
贺乐赋:统计说得没错,我对统计没有太多的评论,说到这个统计的具体的观点,我来跟大家说一说,不同的一些观点,这个数据说的是整个市场,我们也知道现在有一些智能手机,这个是基于不同的价格,有一些领域是我们不去做的,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为什么现在我们感觉很欣慰呢,如果大家看一些IDC的数据,人们会给我们一些反馈,就像贺先生刚才说的,Windows的操作系统是非常不错的,人们现在觉得这个系统是很有机会能够把手机进一步个人化、个性化,对我们来说有一个新的卖点,而且在未来这个卖点会越来越强,我觉得我们现在在这块很有信心,当然现在对于设备市场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服务我们是很清楚的。不管怎么样,所有人包括消费者,包括运营商,他们也会非常高兴看到市场有三大领先的几乎比较平衡的竞争对手,我觉得这样的一种状态对大家都很好。当然会有挑战,挑战也不小,大家可以看到刚刚给维克托的问题,现在在线的统计,在线购买东西的统计,我们今天看到了现在中国有5%的设备是在线买的,两三年之后这个数字可以涨到20%-30%。王先生刚才讲的也是让人非常兴奋,以至于他的技术展示对于4G这个时代,我觉得这是成本非常高的新技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市场来说,我想价格会成为非常重要的因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来到中国市场。我们要理解一下,如何通过创新寻找差异化的战略,通过差异化的定价来胜出。我们知道有一些服务质量很低,大家也不去买,所以我们在市场上走一条差异化的道路。
主持人:我相信所有人都会认同微软PC时代的巨头不会无视互联时代带来种种冲击和变革的,所以有人觉得像你们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是一种举措,问题是你们花了72亿美元到底值不值,是捡了一个便宜还是背了一个包袱?
贺乐赋:我觉得大家对于我们72亿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很有兴趣,大家可能因为大家知道,现在有一些监管方面的原因,所以我这里没法讲太多关于这方面的东西。
主持人:但我们的担心依然存在,像之前大家看到谷歌收购摩托罗拉,最后似乎被植入冷藏室,没有发挥那么大的功效,但也花了100亿美元王建宙先生能不能评价一下,未来微软手机业务到底是1+1>2,还是1+1<2?
王建宙:也不是说方便不方便,殊途同归,不管什么收购也好,或者被收购也好,只要创新就是有前途的。
维克托:创新也是在微软日程表当中,无论是贺乐赋先生自己的演讲,我记得你说的一句话,互联网下一个转型期到来了,你说的转型期指的到底是什么?
贺乐赋: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话题,世界人口是非常大的,一动也非常快,所以中国有一种机会去重述历史,重述互联网改变生活的轨迹,现在已经有了这种机会,不是通过4G,而是已经通过3G来证实了这一点,通过WLAN介入,通过其它技术已经证明这一点,70%中国消费者在用智能手机,中国有好几亿手机去体验,去体验购物,这种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我们能感觉到基于技术,我们在中国已经看到一个全新的市场,因为中国是人口太多了,而且我们看到中国有这么多的智慧人才去开发不同的应用,大家想一想中国的量有多大,在中国提供一个产品,有多少人可能成为潜在客户,这是非常令人惊讶的。中国现在是人们开发应用,包括Windows 8,开发这些应用面临最大的客户群。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在10月份,Windows8推出新品10月份,我们邀请了一些人,邀请了一些消费者,当时主要是请了一些体育界的人,我们和他们一起开发了一些新的应用,通过这种互动可以让不同的人享用个性化的需求,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开发解决方案,他们也对全球其它地区的应用发挥了影响,比如说有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到天猫,淘宝的商城,其实我觉得中国市场已经开发特殊的应用,但这些应用已经影响全球其它地区的市场。
主持人:这正是贺乐赋先生所谓一个转型时期的到来。其实这个时机一直也是微软特别关注的一个重要的点,在史蒂夫·鲍尔默先生致微软全体员工公开信当中,他也强调了时机这个概念,我特别想把这句话念给大家听,他说:“对于我自己的退休来说,从来不会有所谓的最佳时机,但现在至少是正确的时机。我们现在公司正在向设备与服务类公司的转型期,公司需要一个能够在这里长期领导这一方向的CEO。”贺乐赋先生来理解一下,他所谓“正确的时机”又是指什么?
贺乐赋:我个人没有跟史蒂夫·鲍尔默先生谈时机的问题,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在于过去六个星期宣布进行机构的改革,这个改革可以支持我们向设备和服务以及云计算这个方向转型。我觉得我们现在包括鲍尔默先生充满激情,要选择新一代能引领我们这个转型的领导人,我觉得他已经给我们部署了一个战略,而且我们也清楚了我们作为一家企业如何转型,接下来我们就是努力实现这种转型,能够给我们的伙伴,给我们的客户提供更好的设备和服务。这就是他的意思,我想。
主持人:维克托先生你是贺乐赋先生的老乡,你们俩可以用德语进行交流,所以我估计你可能更了解来自于自己家乡的他的所有的心思。刚才我们谈到了企业的转型,他的个人的转型,他的老板的转型,所有的这一切会让你对微软有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他们在这个移动互联时代,在你所给大家构筑的大数据时代,他们的转型可以追得上这个时代吗?
维克托:我觉得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更广阔的情景,这里面有一点很关键,那就是地点。就是赚钱的地点,创造价值的这个地点在转变。微软在很多年里面,当时在80年代刚建立的时候,在1986年当时,还是一个比较小的公司,当时我是要把我的公司想卖给微软公司,当然没有实现,因为我的公司太小了,微软肯定不会买我那个小公司当时。但是当时微软生产程序的一些语言程序,然后他们开始转向操作系统领域,转向操作软件。所以他们过去的发展已经证实,如果他们把自己的着眼点进行转变,基于他们创造价值的方式转变着眼点,比如在未来大数据的时代价值是怎么产生的,是通过数据流产生的,在数据流产生过程当中产生了价值。我觉得我们所见到的一切已经证明,所有人都在设法建立一个新的平台,或者达到了一种瓶颈,在这块有非常多的数据在流动,他们是通过这些数据流动来提供价值的服务,这些价值和信息是相连的。我也听到中国移动的未来的一些展望,我看到类似的趋势在逐渐出现,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很渴望去从基于基础设施提供网络接入而转向提供附加值、增加值的服务。基于基础设施来提供增加值服务,这是中国移动,就是在微软也是,我觉得他们应该从以前着眼于软件而转型到既做软件也做其它各种类型的、满足大数据时代需求的这些业务,包括数据流的服务,我想这就是史蒂夫·鲍尔默所强调的“再转型”。刚才两位的发言,包括移动前总裁和微软的是全球副总裁讲到,我们看到的时代是数据的时代,这些数据在不断地产生,不断地流动,我们能够看到产生这些数据的价值也能进行创新,这对我来说非常有意义。是不是能最终取得成功取决于执行。
王建宙:刚才维克托教授他说的我是赞成的,他的《大数据时代》我读了很多遍。
主持人:而且我知道你向很多人推荐这本书。
王建宙:是的,对他这本书我最感兴趣的有两点:第一点,什么是大数据,大数据不光多,数据收集的快,数据的种类多,大数据的我认为实质就是海量的数据经过处理以后,它会产生新的价值,使得数据变成一种新的资源。这种资源就像石油,就像铁矿,就像煤炭一样,这是最重要的一条。
主持人:我们很欣喜看到您又对大数据给了一个全新的比喻。
王建宙:第二,大数据使我们改变了我们观察世界的方法,这点是很重要的。以前我们由于受到技术手段的限制,我们没有办法,比方说我们想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我们不可以一个一个数,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抽样的方法,或者更大的场面有多少人我们不可能数的,所以这个作用起了,以后还会有更大的作用。维克托先生把这个称之为“小数据时代”。以前都是小数据为基础的。现在大数据时代,有了总体的数据,他就说抽样的数据等于整体的数据,我们可以把所有的样本全部拿到,这个我们其实有过很好的体验。比方说有一年在某一个城市,它的火车站,由于暴风雨,火车站旁边聚集了很多的人,用各种方法进行统计,究竟有多少人?后来最准确的是我们用手机的数量,因为坐火车的人每一个人都有手机,用手机数量统计出来大约25万人围绕这个火车站,后来跟各种统计比这个是最准确的。确实把我们观察世界的方法都改了。在这个过程当中,刚才维克托教授建议了,运营商可以做很多事情,你有那么多数据可以很好地把它运用起来,所以我是完全赞同的。
主持人:大数据正像王建宙先生所说是我们发现新资源,甚至是一种新力量,当然这个力量依然有可能是革命性的力量,因为在您的书里也提到大数据其实是颠覆性的东西,那它到底会对我们这个时代带来什么样颠覆性的改变,它会让我们看到什么样完全与众不同的未来?
维克托:就像刚才所说的,我们人类每天都需要做决策,做决定,很多决定,我们要做的决定,现在其实是没有什么信息来做这些决策的,这是有问题的。在未来我们很多很多的决策,基本上我们所有的决策都会在做的时候决定于我们时政性的研究是基于数据之上的。所以我希望是未来做决策的时候,我们的决策将会更加准确。比如一家公司老板做一个决策,那么比如说老板决定是不是生产蓝色鞋或者绿色鞋,可能他们有一些市场调查的情况,或者说这个老板早上醒来,一拍脑门,今天就做绿鞋了。这些决策不是基于数据之上的。未来我们有了数据,能储存进行分析,那么这个大数据的分析将会使我们的决策具有信息基础的,比以前更加明智得多。因此我们就能预测现在,我们能观测现在预测未来,能够帮助消费者在美国,比如说有一个调查的网站,能够预测某一个产品未来可能会卖多少钱,一周之后,两周之后,新的产品会卖多少钱。比如我想买一个录像机,比如我上网找最便宜的地方,然后我看调查告诉我说,这个价格未来两天,未来两周会不会降价,或者说会不会升值,然后这个调查就会告诉我,一周之后再买会比现在买便宜,而且这个调查是非常有自信的,肯定是正确的。比如说如果我买了,结果这个价格一周之后没下来,他们会把这个差价再返给我,因为他们使用大数据来分析来进行未来预测是非常准确的。所以这个就是给予消费者赋权,让他们有很多信息。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做消费者的决策,包括社会的决策,包括改善更加明智,而且非常节约成本。
主持人:听上去大数据无所不能,我们来做一个假设,比如坐在前排的帅小伙,他会想交往两年的女朋友有没有可能在“十一”国庆节嫁给我,像这样的事我们拜托大数据,你觉得它能给一个明确的答案吗?
维克托: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因为马上有大数据的帮助,来帮你找女朋友,因为网上没有现实生活中成功性高很多,这很容易理解,因为你能提供很多信息你是谁,你想要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男朋友和女朋友?然后有很多的人也都是这么做的,然后就会能找到最配的那一对。最实际生活当中你只是碰到两个人或者五个人,然后聊两句,在网上你可以和五百万或者一千万,或者一千五百万的人都在那里,这样找到合适的概率大很多。我有一个哈佛大学的同事,我在那里教了十年书,教经济学,这个人是非常理智的。他说,我还没有找到我的真爱,然后他上网了,把自己的信息填进去,找到自己的伴侣,他们相爱了,然后结婚了,他们现在有孩子了,而且对他们来说所有都是那么美丽,这就表明大数据能够为我们的爱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主持人:我差点振臂高呼,大数据快点来了,都是未婚男女,所有没有振臂高呼都是已婚男女,因为没有享受大数据时代给个人生活带来很多改变。在很早以前,另外一本书跟现在这本书一样流行,就是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很多人觉得大时代到来了,我特意找了这句话,他说“如果说IBM的主机拉开了信息化 的大幕,那么大数据才是第三次浪潮的华彩乐章”。我想问贺先生,刚才有企业界的等等都在聊大数据,你觉得它真的有那么华彩乐章吗?
贺铿:我所了解的大数据,说它是华彩乐章也不为过,我认为这个乐章还有许多音符需要创造或者填写,因为大数据毕竟现在还是一个很很馄饨、很模糊的一个理论。要真正进入到实用还需要很多人的智慧去完善,去改写这个乐章。
主持人:我们希望能够在纷繁复杂的大数据当中找到这部分华彩,对企业来说,我们希望能够从这当中掘到金,对未婚男女来说,我们希望能找到自己的亲密爱人,很多人都希望在这里能掘金,但是回到我们的特性,我们的经济领域,很多人都说大数据很值钱,到底有多值钱,在2013年互联网大会上,有人评估大数据形成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50亿美金,而且有人进一步预测,到2017年这个市场规模将会超过530亿美金。维克托先生你觉得他们的预测是属于保守派还是乐观派?
维克托:我想他们是比较保守的,而不是乐观的。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我们发现在市场上的公司,现在已经意识到了数据的价值,大数据的价值。比如说FaceBook,它是一个社交网络平台,在美国和欧洲是非常非常流行的,他们有大概10亿的用户在上面交流。当它上市的时候,它的价值是1000亿美元,上市的时候。它只有几个数据中心,上千个员工,如果我们讲所有的这些他们的工厂等等加在一起,可能也就10亿,达到不了1000亿。那么区别在哪儿呢?就是价值变化在什么地方呢?来自于FaceBook有大量的数据,真正值钱在这些大数据上面,他们现在还没有能够使用这些数据,而只是有一个做广告,或者说是就像广告,未来也会考虑如何积累这么多数据,如何监控,如何通过这些数据挣钱。然后我们看周边这些公司越来越多市场的企业、公司都会认为有数据的人,他们的这些公司的价值将会在股票市场上一下子上来。因为数据将会成为,就像之前我所说的新的石油矿,新的金矿,新的铁矿。
主持人:王总您来保守估计一下,大数据到底值多少钱?您刚才说它是新发掘的价值。
王建宙:这方面肯定是维克托教授他是权威了,他是专门研究这些的。我觉得其实要准确说出一个数据来是非常难的,因为什么叫大数据带来的价值,确实非常难定义的。首先第一,大数据带来一个巨大的产品的市场,随着大数据需要更多的服务器,需要更多的移动设备,需要更多的个人电脑等等等等,那么还有巨大的网络。那么这块已经是非常的大了,已经非常大了。你说刚做完3G又要做4G了,那全世界那么多的4G网络,其实都是跟大数据分不开的,那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其实我更看好的是大数据的价值,而不是带来传统的价值。那么大数据带来的价值,我觉得是没有办法来估量的。
主持人:那我想能不能请贺乐赋先生从这个企业的角度来给我们举一个例子,企业面对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一定也希望从中能够找到帮助自己创造更多价值的一些机会,微软在这方面有过什么样的实践或者有过什么样的收获吗?企业通过大数据来挣钱。
贺乐赋:我想从理论上来说,有很多的道路,就是说很多的方法。如果如何使用大数据能够使得产品更好推荐给客户,如果你现有的产品如何更好进行上市推销。那么在这两方面,如果我们使用我们的数据,当我们使用大数据如何起到帮助推销作用。简单来看,我们帮助客户使用软件,我们告诉他们哪些使用方法是最好的,是更加能提高效率的。像刚才维克托所说的,我们使用很多社交媒体的信息来听中国消费者的声音,客户对我们产品的回馈,这使我们更好的能够了解客户,这是在过去在几个月中,我们能够有一些功能、特点,客户的反映怎么样,同时媒体很容易听到,比如我们听到的客户是不是满意。在社交媒体上讲,我想这几方面能反映大数据好的价值,比如新的业务,比如如何能够进行优化,如果让人们更多了解我们的产品。
主持人:大数据时代让我们觉得这是必须去拥抱的一个潮流,与此同时可能还会对它有一些困惑甚至是担心。今天的现场我觉得刚才王建宙先生让大家很震撼,说4G时代至少速度那么快,但今天探讨维克托先生大数据时代的时候,你会有什么样的担心,我想再请现场几位朋友发表一下你们的关心,每人一句话,比如你会说你的答案,比如我的隐私会受到相应的挑战或者影响等等,可以再想多几个。这个小伙子来,你可以说一下你对大数据时代有什么担心?
观众:就是大数据时代就是意味着各种数据在网上存在,这个数据如何能做到严密的这种保护呢?比如个人隐私方面,因为一旦出现数据的流露,就会造成他的损失是非常大的。比如一家上市公司,如果一旦他的数据造成被人偷窃或者被黑客偷窃之后,造成不可避免的损失。说明这种情况下,就是说一个微小的错误就会造成整体公司大的亏损。所以我觉得在数据的保密性方面是否有什么保障吗?
主持人:后面这位女士,来。
观众:像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比如说因为什么都有了,那会不会限制我们一些创造力、想象力之类的。另外,因为这些互联网,手机各个功能能让每个人变得更好,像刚才主持人说的每一个女孩子都可以变成美女,每一个人都很完美,都很棒,那是不是就没有对比,没有差异了,而且缺少一点真实。
主持人:谢谢两位,还有什么,这边,谁,来。
观众: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是大数据时代来临的时候,我们的市场主体应该怎么样对应?特别是大数据是数据越大,这个数据的价值就越大。但是数据大了,往往控制在那些特大的公司手上,那么这些数据怎么样为社会更多企业服务,为更多老百姓服务,这个是需要怎么样新的市场主体创新出来才能够适应的?
主持人:再来最后一个人,尽量说担心,好不好?这位女士。
观众:我因为现在孩子还很小,刚刚上学,其实我很担心大的数据实际上是鱼龙混杂的。那面对新的一代,在他们成长过程中,如何面对这些数据?如何去筛查,尤其没有筛查能力的时候,我们社会怎么样承担一种监管的责任?
观众:你好,我有一个很大的担心,就是在大数据时代,那么人的智商会不会出现两极分化?就是玩大数据这些技术人员,他的智商得到充分的开发,充分的发展,但是对于大数据用户,我们芸芸众生来讲,因为大数据为我们做出了任何的选择,就像刚才维克托所说我们要去买一个东西,它帮我提供预测,一周后它的价格会低还是高,然后告诉我买或者不买,如果我受损失它还会给我一定补偿,这种情况下,对芸芸众生来讲,对大数据的依赖,那我们的智商会不会越来越弱化呢?
主持人:谢谢几位。再次掌声给我们刚才的这些朋友。
主持人:大数据虽好,但你看到有那么多的担心,有人担心自己的隐私泄漏,有人担心这个社会变得不太真实,甚至有人担心自己的大脑会不会萎缩,智商不断呈现下降的趋势。在这些担心面前,你会给出他们一些什么样的答案呢?
维克托:很多人这些担心其实我们也在想,我觉得我们需要通过一些安全的措施,一些社会的安全的工具和措施来确保我们大数据的未来更明亮,而不是更黑暗。说到隐私问题,我觉得我们需要有一些保障措施,我们需要确保数据市场没有被垄断,没有被一些很少的大的公司垄断在手里。尤其是美国,他们就有点担心,比如说像谷歌这样的大企业说不定会垄断支配这些大数据,支配得太厉害。我觉得我们需要去确保市场,还保持以前一种竞争性,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去担心太多。关于人们的智商受影响?我觉得人们的智商是可以改变的,比如一百年前人们的智商就是通过心去理解很多东西,比如说背很多数据,去学习怎样做一些桌子、椅子,去做一些简单的计算,这是一百年前的计算。比如说其它东西在脑袋里面计算,今天我们有了计算器,有了智能手机,有了现代技术应用来做这些计算。五十年之前,你要能记住,用脑袋去记住电话号码就很聪明了,今天根本不重要了,因为我们有电话簿去记电话号码。所以我觉得人的智商,如何理解智商高和低,其实这个标准也在不断变化。在未来人们的创新也是美好未来的基础,人的创新能力不是计算机至少到目前所能做的,计算机无法替代人的创造力,在创新这块我们需要人的努力。所以我们的未来一定会更美好,前提是我们能够保持创新,能够有一种创新精神,就是因为这种创新精神驱动人类的发展,当然我需要强调大数据有不好的一面,黑暗的一面,我们要保持高度警惕。我自己有时候比如在晚上睡不着,比如感觉挺难入睡的,我想想我的3岁半的孩子,比如我们不会滥用大数据,比如以前什么样的社会,在未来比如我们的社会不是因为他们所做的而被惩罚,而是因为计算机告诉他们去做一些事受到惩罚。所以我们应该共同携起手来建设一些安全的保障措施,使我们,比如我3岁半的儿子或者其他人享有美好的未来,如果没有这些措施,我就想起大数据阴暗的一面。
主持人:所以你的观点,我们怎样主动驾驭大数据,而不是被动承受大数据带来的一切。贺先生您是统计出身的,您认为当大数据到来的时候,您觉得用什么方式来主动驾驭这些大数据呢?
贺铿:我刚才已经说了大数据的理论从应用方面还有广阔的天地去开发。对一个研究经济做统计的人来讲,他已经给我们开拓了另外的一面,怎么去通过大量的信息来做决策、做判断。所以你担心我们的头脑是不是会退化,这是不可能的,只会进化。因为刚才维克托先生也说了,计算机电脑是不可能代替人脑的,人的创造力是最基本的,电脑是人创造出来的。或者说担心自己的某些商业秘密、个人隐私会通过这样一个东西泄漏出去,这个可能性当然是有的,但是有“茅”了就一定有“盾”,不可能说它出现泄漏的可能存在,就是没有防御的办法。所以说这应该说是不应该担心的,这应该是我们进一步研究的,更加安全的使用信息。
主持人:其实包括大数据在内的这些新的技术的出现,让我们对未来一定充满了期待,同时也毫无疑问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担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每一次新技术的出现,总会带来很多革命性的变化,我想这一点大家其实都是有目共睹的。很多曾经离我们的生活那么近的一些企业和他们的产品,比如说摩托罗拉,比如说诺基亚,再比如说索尼,他们曾经都是以技术的引领者或者市场的颠覆者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个角色也引领了他们的成功。当后来在这个领域当中后浪推前浪,他们从颠覆者变成了被颠覆者的时候,可能面临的困境就是哄然倒地或者是做垂死挣扎。我们看到随着新技术时代的到来,这样的周期变得越来越乱,我相信每一个企业都不希望在这个新技术浪潮面前被抛下,那么如果要成为技术的引领者,或者这个潮流的引领者,到底对这些企业来说,它现在必须具备的要素是什么?如果请我们四位每一个人提供一个要素的话,我不知道大家会提供相同的要素或者不同的要素?王总您先提供一个。
王建宙:创新。面对我们讨论那么多问题,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创新,只要一个企业能坚持不懈地创新,这个企业一定能有非常辉煌的前景。
主持人:好的,贺乐赋先生,来。
贺乐赋:我觉得创新,我再讲点其它的,大数据和技术会让我们有很多新机会,让企业有很多新机会来使机构变得运营更加的块,更加的扁平。
主持人:每一个曾经引领潮流的颠覆者都不希望在未来成为被颠覆者,维克托先生你觉得他们具备什么样的要素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维克托:要在大数据时代保持颠覆别人的能力,你必须一方面要有数据,有能力去分析大数据。同时,你必须有一种思维方式。我觉得这很关键,就是人们,一个公司的人们,如果他不能理解数据究竟体现在了什么样的价值,那他根本没有什么方法有创新的方法、创新的流程,来从这个数据当中抽取价值。如果你根本没有这些可以享用的数据,这是一个问题。如果你有数据,不知道分析的话,你还可以去找专家去分析,如果你根本连这种思维都没有的话,没有做好这种心理准备的话,那你就完蛋了,你要是企业的话更惨。
贺铿:他们都说得非常对,王先生说得非常地准确,就是技术的创新。所以我很同意他们的说法,我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更重要的要素是人力资源的开发,没有人力资源的开发,什么都不成。
主持人:今天我们这期《对话》节目其实是从预测未来开始的,那么当节目即将结束的这一刻,我还希望各位一起来做两个预测。现在除了大数据时代这样一个新概念之外,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浪潮相信也是很多人所关注的,那么到底第三次工业革命浪潮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或者形态呈现在我们面前,我想请有兴趣的嘉宾来做一次预测。那么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浪潮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知道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蒸汽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蒸汽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电力,都让这个世界和时代发生了很多变化。那么关于第三次工业革命也有很多预测,比如说3D打印技术,再比如说新能源等等等等,我们挑一位,王先生您来预测一下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浪潮呈现方式会是什么?
王建宙:关于第三次工业革命,也有一本书,专门讲了这个书,那么它强调的是第一次工业革命是用机器来替代了人的体力;而第二次工业革命强调了这种通信、交通手段的改变,进一步地加快了效率。但是在第一次跟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后也带来了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对资源的消耗和对环境的影响。所以就是一般来说,第三次工业革命强调的是能通过使用IT技术,使用新的能源能够实现可持续的发展。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第三次工业革命第一会更快提高我们的效率,使我们效率更高,使我们生活质量会更高。第二,它可以给我们带来一片蓝天白云。谢谢。
主持人:其实我们关注的新的产业革命就像是在扑救一条通向未来之路,无论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第三次工业革命浪潮显然已经近在咫尺。那我想我们第二个预测,其实依然和未来有关,在这样一个浪潮面前,未来我们可以看到什么样新的商业模式或者有什么新的行业诞生?我想各位可以很具体地来做这方面的预测,或者有人还想补充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预测也可以,当然我更希望听到你们对于新的行业或者新的商机的一个预测,来。来,维克托先生。
维克托:我觉得在大数据时代,我们会非常令人惊讶地看到一系列的一些小的,很小的小公司雨后春笋般的出现,他们会使用云计算,云计算的一些能力,他们会使用各种接触大数据的一些能力,这样会非常有创新能力的一些服务出现,这些服务我们之前根本想不到。所以我可以预测到有新的一轮雨后春笋的新企业出现,这些企业是我们以前没想过的,而这些企业会提供我们一些根本做梦也想不到新的服务。比如说今天的一个IT创新型的创业者,如果我现在是这样的,我都想在这一轮大数据时代去创业了。
主持人:好,这个预测很好,但是唯一的缺点是还不够具体。我们都等着记呢,说我到底做哪一行是能够不被大数据时代所抛弃,但刚才只说了一个小小的前奏曲,所以这个华美的乐章还得留给后面几位,贺乐赋先生您预测会有什么新的行业、新的商机因此而出现吗?
贺乐赋:我从我个人角度来说一说,我在中国,我非常欣赏,如果能有一个中文的翻译,如果在大数据和云计算的这种移动互联的阶段,如果我们能有一个数据翻译,那就更好了。我很希望有这样的行业,有一些受教育好的这些人,他们用一些数据模型,而且可以一看数据就可以给我做分析,给我提建议怎么做。如果有人能把那么多大数据很简单的就翻译成比如说中文,我觉得如果有这样的一个行业,比如说做中文翻译,他们做一些大数据的,这么多数据及时翻译的话,我觉得我就会非常欣慰和开心了。
主持人:到这一刻我才知道你是一个如此有想象力的人,我觉得很多想象未来都镇压的都有可能成为我们未来现实生活当中可以看得到,可以摸到的,可以感受到的一切。还有两位没有预测。
王建宙:由于时间关系,我预测两个,第一个是电子阅读,电子阅读前景无量,我想我们的后代一定会感到我们很可笑,我们花了那么多纸,每天要印刷报纸,然后看了以后扔掉,我们有那么多书架,为了找一本书,我们需要梯子爬上去找一本书,那么今天电子阅读已经开始普及了,那么它提供还是大量的文化的快餐,一些比较短的作品。我们长篇的书,几百页的书大部分人还是通过纸质书籍在阅读,但是现在4GIT新的技术出现,给我们电子阅读开创新的天地,我相信不要过很长时间有谁拿着很厚的书在读,大家都会觉得这个人很可笑。
主持人:到这儿,我们发现王总是一个很in的人,绝对不会OUT。好了,接下来还有一个预测,在我们贺主任这儿。
贺铿:要说一次新的工业革命,从我来讲,真正的一次革命,它必然是带来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革命性的变革,否则就不能称其为一个工业革命。刚才几位都谈到第一次工业革命,那是机械代替了人力、兽力,生活方式、生产方式都完全变化了。过去是马拉、人推的动力,过去变成了蒸汽机。这样的一次革命造就了一个强盛的英国。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电的发现跟应用,应该是同时产生在两个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德国。那么造就了两个新的强盛的国家。那么第三次工业革命,应该说早已经开始了,这就是信息化时代,信息化时代的推进涉及到许多的技术,
主持人:那您能不能预测会有什么样新兴行业或者新的商业机会?
贺铿:我觉得真正在酝酿的一次工业革命很有可能是智能产业,智能产业现在在美国这几年已经悄然兴起,而且发展的前景很好。因为人的劳动成本在产品里头占了很大的(比例),越来越贵,那么如果机器人不仅是现在的高危行业由机器人代替,我们的服务甚至现在已经是机器人炒菜,机器人当服务生,这都出现了。还有机器人擦地板、擦窗户,这都已经走向了我们的生活,我相信这一种智能产业的发展,它会真正地、再一次改变我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这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相信通过今天的《对话》,大家可以再一次更真切地感受到新一轮的全球的产业变革其实已经拉开了它的序幕。世界每天都在变,唯一不变的可能就是变化,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面对这样一个变革,除了做好准备,真心拥抱,也许你别无他选,这里是《对话》,欢迎您的收看,再见,也用掌声谢谢场上四位嘉宾,谢谢和我们陪伴的各位朋友,谢谢大家。
 
 
分享到: 更多


最新评论
呢称: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络广告 | 手机客户端下载
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组织委员会 中国(厦门)国际投资促进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厦门纵横集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996-2016 闽ICP备090335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