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合作媒体

  • 联络方法

组委会新闻中心:
地址:中国厦门市思明区湖滨北路108号振业大厦8层
邮编:361012
电话:+86-592-2859861、
              2859859
传真:+86-592-2859864

  • 在线咨询

张小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邮件

国际展览业协会UFI认证展会
 

勇敢“走出去” 瞄准金砖“航向”企业“加速”

来源:东南网    
发布者: 管理员
     时间:2017-9-19 16:05:00

           东南网9月19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余健平 孙春燕)企业“走出去”犹如航海,中国企业“航海”也得有章法。

在金砖未来“金色十年”的战略下,企业家们自有一本“金砖账”——上海振华重工董事长朱连宇,选择了印度;福建本土企业紫金矿业,则最爱俄罗斯。

昨天上午,2017厦门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开幕,央视财经频道《对话》两位知名企业家,听他们讲述“金砖航向”上的憧憬和畅想。

勇敢“走出去”

企业家“出海”有一套

中国企业海外投资,被誉为“出海”,而企业家就是领航人、航海专家。

对于这一点,上海振华重工董事长朱连宇非常认同。他回忆说,从1992年赴浦东设厂开始,振华重工从未停止“出海”——1994年拿下美国迈阿密,1995年撬开德国,港口机械产品远销全球99个国家和地区,连续19年保持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迫使日本、德国、美国、韩国等国的传统港口机械制造商逐步退出港口机械市场。“2013年,印度杜蒂戈林港DBGT公司运营的集装箱码头向我们采购3台岸桥,系DBGT公司首次向振华公司采购。”朱连宇说,杜蒂戈林港位于印度半岛最南端,为了此次合作他们特意提升了集装箱装卸实力,为今后的更广泛合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而提起陈景河,厦门乃至全国商界都不会陌生,正是在他的带领下,紫金矿业从一家小型县级矿产公司,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黄金生产商、第二大铜锌生产商,中国在海外金属矿产产品和资源储量最多的企业、海外投资运营最成功的中资企业之一。“2007年,紫金矿业开始进行有规模的海外投资,前几年大宗商品的价格暴跌,但紫金矿业依然保持着高速增长。”陈景河说,2014年紫金矿业集团收购了俄罗斯图瓦克兹尔-塔什特克铅锌多金属矿,这是紫金矿业开采“金砖”的重要一步。“这个矿储量1500万吨,铅锌品位93%左右,是一个优良的矿,而这个投资也是非常有潜力的。”

除这一项目外,紫金矿业集团下属新疆紫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与CBML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紫金矿业全额收购CBML合资的塔吉克斯坦泽拉夫尚黄金公司(ZGC)75%的股权;紫金矿业还要约收购英国蒙特瑞科公司50.17%的股权后,获得了位于秘鲁北部Rio Blanco的特大型铜钼矿的开采权。

如何“找对象”

心中得有本“金砖账”

不难看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路上,早与金砖国家关系密切。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祝宪认为,目前中国正从一个制造业大国转型向高端制造业,全球来看,印度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制造业大国,而俄罗斯、巴西,在某些高新技术方面有优势,企业“走出去”前应该有深入的了解。

对此,企业家心中早有一本“金砖账”。“如果要在金砖国家中选一个,我首选印度。”朱连宇直言,印度是全球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是世界人口第二大国,7600公里的海岸线,但印度港口的基础设施却很匮乏,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朱连宇有一个理想:让全球的港口都有振华的集装箱,所以印度一定要去。“2004年,振华已进入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但是却没进入印度。”朱连宇说,进入印度的过程,堪称“囧途”,到了印度对方很怀疑中国公司的实力,知道振华的市场占有率第一后,才半信半疑来点兴趣,再三努力下,才采购了集装箱岸桥的吊具,一年多后才有了整机装备采购。

紫金矿业则对俄罗斯情有独钟,陈景河的道理很简单,“哪有大矿,我们就去哪里”,俄罗斯矿产丰富,紫金没道理不去。

2015年,陈景河亲自带队到俄罗斯图瓦共和国克兹尔-塔什特克铅锌多金属矿项目考察,当地条件落后交通不便,考察队从早上5点出发,夜里10点多才回来。“当时我们也没有想到,俄罗斯竟然还有不通道路、不通电的村庄,再加上俄罗斯已经20-30年没有开发大型矿场的实践,双方沟通以及选矿等细节上难度较大,超出了预算,多花了不少钱。”

虽然开始时对方担心中国企业的实力,但紫金矿业不仅克服了条件限制,还攻克了技术难题,最终获得成功,翻开了图瓦共和国矿业的新篇章,解决了当地1000多人的就业难题,抓住了中俄两国密切合作发展的契机。

这样“掘金砖”

“路相联”还要“心相通”

虽然看好金砖商机,但在朱连宇看来,进入一个市场,不仅要考虑当地的经济状况、当地的市场潜力,更需要当地政治稳定、政策延续。

朱连宇举了个例子,1992年,温哥华向振华买了第一台岸桥,从此结下了十多年稳定的合作关系,当客户购买第1000台时,公司决定以1992年时第一台的价格卖给对方。“现在提这件事,是想告诉打算进军海外市场的企业,在‘出海’过程中,企业需要考虑到方方面面,企业考虑的是各种方面,需要精心培育。”朱连宇笑称。

而专注做矿业的紫金矿业,则更看重当地政府的支持,“按当地规矩进行,获得社区支持,为当地市民带来经济收益,对当地社会经济发展产生带动作用,自然就会受到欢迎,进展也会相对顺利。”陈景河如是表示。

祝宪也说,要提高“走出去”回报率,企业需要做到两点:首先要尊重当地文化,雇佣当地的资源,这是解决沟通和日常业务很强的纽带;同时如果是做资源性、大型投资,最好把当地老百姓的收益也考虑在内,一个企业的项目运营好了,就是出海的成功典范,就是国家的品牌,可以为下一代的投资技术创造一个良好的机会。

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赵忠秀则认为,企业家在“出海”时,要善于发现合作国的优势和亮点,路相联的同时最好还要“心相通”。

朱连宇的经历,也印证了这个说法。“在硬件联通的同时,还需要两国人民的软联通。”朱连宇说,印度驻上海总领事馆,对振华开拓印度市场起了很大的帮助作用,双方在文化交流方面互动也十分频繁,领事馆请了印度歌舞团为振华一个基地做演出,振华则与领事馆一起承办了印度瑜伽节。

朱连宇透露,在融入“一带一路”倡议发展中,振华重工尤其注重软环境的建设。不仅要算好自己的账,更要考虑当地人民的感受。用各种方法,加速国与国之间的融合与交流。

声音

金砖褪色?嘉宾齐声说“NO”

在《对话》现场,一组数据引起了现场关注,中国的GDP总量超过其他四国之和,西方国家传出了“金砖褪色论”。

金砖真的褪色了吗?

祝宪认为,目前,一些金砖国家都有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难,例如经济结构比较单一、过多依靠产品出口等等,但随着世界经济复苏回升,金砖五国正迎来新机遇,中国不仅要有信心,更要有担当精神,在金砖五国合作中做更大的贡献,带动世界经济的发展。“金砖五国之间存在一定的差异,且各国之间在政治、文化、利益定位等内部凝聚力不是很强,但是差异性不代表不能合作。”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说,金砖国家多是低收入到中等收入,他们有经济发展的诉求,而中国有发展的模式和体量,可以帮助其他四国提升经济实力,加快发展步伐,在此过程中释放中国的潜力和能量。

胡祖六打了个比方,15年前澳洲的第一贸易伙伴是美国,现在中国是第一;现在巴西的第一贸易伙伴是中国,南非第一贸易伙伴是英国,中国排名三、四,但未来谁说中国不会成为金砖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呢?

赵忠秀也表示,2008年的经济危机改变了世界经济格局,而中国应变能力较强,所以走在五国最前端。“金砖五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很大的比重,有广阔的市场、丰富的资源,随着技术扩散和趋同,金砖时代五国经济潜力会更大。”

 
 
分享到: 更多


最新评论
呢称: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络广告 | 手机客户端下载
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组织委员会 中国(厦门)国际投资促进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厦门纵横集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996-2016 闽ICP备09033537号